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,眼神凌厉坚毅,冲拳、侧踢、格挡……东京奥运会上为中国队赢得首枚空手道奥运奖牌的尹笑言,18日在第十四届全运会空手道女子61公斤级比赛中所向披靡,轻松卫冕。场上“凶狠”的她,刚下场便一扫霸气,眼角嘴角都带着笑意,应和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9月18日,河南队选手尹笑言在比赛后庆祝。

  用全运疗愈奥运

  没能站上东京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,对尹笑言来说是个心结。

  空手道是东京奥运会的新设项目,暂时没有再次入奥的消息,这意味着,1993年出生的尹笑言这次踏上奥运赛场,是人生的第一次,也很有可能是唯一一次。

  蝉鸣震耳的东京夏日,日本武道馆内,世界排名第一的郑州姑娘在女子组手空手道61公斤级比赛上一路过关斩将,连赢六场,直到在决赛中遇到老对手、塞尔维亚的约瓦娜·普雷科维奇。

  出于谨慎作战不犯错误的考虑,决赛中她虽然多次冒出想搏一下的念头,却都因为时机和距离的关系一一掐灭。最终三分钟比赛结束,双方比分0:0,裁判根据两人综合表现裁定尹笑言劣势告负。

  8月6日,尹笑言(右)在东京奥运会空手道女子组手61公斤级决赛中。

  胸前挂着银牌,尹笑言的心情有点拧巴,既喜悦,又惋惜。“我看到国旗升起,过去多少付出都值了。”可是,“没能站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,可能是我人生当中最大的一个遗憾。”

  憋着一口气,她回到了祖国,来到了全运会的赛场。“我带着这个遗憾,力争在全运会上去展现自己,用站上这里的最高领奖台来弥补。”18日的决赛后她这样对记者说。

  对她而言,这天的比赛并不困难。看她颁奖时的灿烂笑容,也许这个冠军正在帮助她接受缺憾。

  传闻中的“尹女侠”

  无论是奥运会还是全运会,吸引尹笑言的都是那片8X8的“江湖”。

  “当我踏入赛场的一瞬间,我太享受这块场地了,尤其当自己拿下第一分时,特别享受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你身上!越打越有感觉!”她至今还记得2009年自己第一次参加国际赛事时的感觉。

  2012年至今,尹笑言在国内已十年个人赛无败绩。从排球转项,做陪练“挨打”,直到以世界排名第一进入东京奥运会……“尹女侠”俨然成为了中国空手道江湖上的一个传说。

  9月18日,冠军河南队选手尹笑言在颁奖仪式上庆祝。

  在18日晚进行的全运会决赛中,以0:6大比分输给尹笑言的任怡霖赛后不仅没有表现出沮丧,反而显得有些兴奋。“她一直都是我的偶像,步法灵活,假动作也非常多,攻击时十分果断,我对自己今天的表现非常满意了。”任怡霖说。

  同是陪练出身,尹笑言与年轻队员们相处起来很轻松,毫无世界名将的架子,因为“她们经历的我也都经历过”。

  台上霸气十足,台下言笑晏晏,正如她的名字一样。“我母亲取的,小时候特别爱笑,有喜笑颜开的意思。”

  寸止与力竭

  竞技空手道讲究“寸止”,大致意思是要有控制地击打,不允许出现过重的攻击。

  拳法强势的她,为了实现台上“寸止”时的稳与准,在台下投入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功夫,光是一只左手,就缝了40多针。“手腕大肌腱群断了一次,缝了20针,手指小肌腱群无名指断了一次,又是20针。”

  “拿一次冠军容易,永远拿冠军很难。”尹笑言深知只要是运动员,状态就会高低起伏。2018年底到2019年初,是她近几年的最低谷,项目入奥后的密集赛程让她有些吃不消。一年十几场比赛,平均每个月都要出赛,这些已经让她身心俱疲,家人的离世又给了她致命一击,“整个人真的就像是剥了一层皮”。

  9月18日,河南队选手尹笑言(右)与前卫体协队选手任怡霖在决赛中。

  但她从来没有放弃,也不会放弃。“坚持不懈,不到最后一秒绝不能放弃,随时都有翻盘的机会。”这是她从空手道当中获得的体悟。

  全运会之后,尹笑言计划调整一段时间,思考自己未来的道路。“我现在还没有太想好,但可以确定的是,无论我在哪里,无论我做什么,都会竭尽全力为空手道事业的发展奉献自己的力量。”

  决赛那天,尹笑言在现场收获了一枚“小粉丝”。虽然快要上场了,她还是笑意盈盈地用拳套跟小朋友击拳。“那可能是另一个新的希望,对我们来说,不能‘放过’任何一个喜爱空手道的人。”

友情链接

合作单位